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 >滚动新闻
春节陪父母竟成奢侈 半数武汉人陪爸妈不到两天
2016-02-22    楚天金报

  今天元宵节,很多小伙伴已返回到工作岗位了吧?在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里,大家有好好陪父母吗?楚天金报、武汉ZAKER调查发现,在被调查的人群中,大多数武汉人没有常年和父母住在一起,几代同堂只是少数武汉老人的幸福。37.5%的武汉人承认一年之中仅在春节才有时间回家陪父母。而能够“常回家看看”的武汉人,只能在休息日和节假日抽空和父母团聚,陪伴成为年迈的父母眼中最奢侈的东西。网友@Fayjin说:平时忙着工作操心孩子,只能两周回家一趟,有时候甚至整月也看不了父母一次。前两天母亲还打电话问“正月十五能回来吗?你老爸想你了”,听了心里酸酸的……

  子女们平时没有时间,放假就有空了吗?事实上,即使在春节假期里,也只有12.5%的武汉老人能够享受子女全身心的陪伴。25%的武汉人因为过年走亲访友,根本没时间陪父母,另有25%的武汉人表示春节陪父母时间不到两天。37.5%的武汉人春节能和父母呆上三五天,在这点有限的时间里,做家务和聊天成为陪伴父母的首选。网友@Pusti说:“回家当然就是煮煮吃吃啦,做一桌子菜然后一家人一起吃着饭,陪父母唠嗑话家常,应该是最简单的感恩吧。”(楚天金报记者祁玲)

  在汉工作的河北人李先生说起来满是歉疚—— 

  三个春节一共只陪父母一天多 

  “这三年,春节算下来我和父母独处的时间真的很短。”昨日,面对“这个春节,你陪父母多长时间”的提问时,在汉口一家企业工作的河北人李彬,对千里之外的父母深感愧疚。从2001年来武汉读大学开始,他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

  李彬回忆,在2014年的春节,由于儿子刚出生,考虑到老家河北与武汉存在温差,担心孩子回老家生病,在和妻子商量后,一家人选择在武汉度过第一个“三口之家”的春节。他至今记得,除夕那天他给父母打电话时,隔着话筒都能感觉到电话那头的冷清。

  考虑到自己前年没回家过年,去年春节前李彬早早计划,一定要带着妻儿回老家,和父母一起守岁。然而,计划不如变化快。因为岳父母身体有恙,一家人只能赶到湖南团聚,让他回河北过年的计划落空。

  连续两年没陪伴父母过年,李彬心里十分牵挂。去年腊月二十八,他一早就坐高铁回河北。一回到家,母亲就端出亲手包的饺子,他的眼眶不禁有些湿润。“父母年纪越来越大,却为了迎接我回家过年揉面包馅。”

  然而,在家团聚的日子总是匆匆。李彬给记者算了一笔“时间账”,腊月二十八中午到河北,正月初二中午赶回武汉值班,他前后在家不过72个小时。其间,自己还和妻儿给长辈们拜年,参加同学聚会,真正和父母独处陪伴的时间只有一天多。

  采访中,李彬给记者聊起一个细节。坐高铁回武汉那天,六旬父亲开车送他到火车站后,久久不愿离去,直到他顺利检票上火车通了电话后才走。“我知道父亲怕我上车有个意外,所以一直等着。”

  李彬说,上学时曾学到朱自清《背影》,尚不能理解父亲的背影对于远游孩子的意义。今年春节,当自己好不容易回家过年,却不得不因为值班匆匆赶回时,才体会到无法陪伴父母久一点的遗憾和愧疚。(楚天金报记者叶纯)

  土生土长的武汉伢祥子今年感受到亲情珍贵—— 

  若不是特殊寻亲陪父母的时间可能为零 

  如果不是大年初四一趟特殊的寻亲拜年,35岁的祥子春节期间陪伴父母的时间,很可能就是零。他告诉记者,与在这座城市生活的异乡人不同,作为土生土长的武汉伢,与父母同在一座城市,春节团聚没那么浓。然而,今年春节陪伴父母寻亲,让他感受到亲情的珍贵。

  祥子说,从除夕到正月初三,自己都和妻子在一块,只和父母吃了一顿年饭。不过,正月初四这天,父母邀他一起到汉南拜年。到了目的地,他才知道背后一段曲折的寻亲故事。

  祥子从母亲口中了解到,母亲年幼时家里曾收养过一个女孩儿。“当时家庭环境不好,是大姨妈带着母亲和二姨妈一起四处讨饭为生。”尽管生活透着艰苦,但姐妹的感情日益亲密。祥子告诉记者,后来三姐妹都各自成家,母亲和二姨妈来到武汉,大姨妈则留在了洪湖。哪知后来大姨妈几次搬家,断了联系。前段日子,母亲从熟人口中听闻大姨妈也在武汉,就住在汉南农场。祥子母亲赶紧前往打听,花了一天找到了大姨妈的住处。

  今年春节,也是母亲与大姨妈重逢的第一个新年。因此,大年初四这天,祥子父母带着两个儿子和儿媳,一大家人来到汉南拜年,一起度过一个不一般的新春佳节。而这一趟寻亲拜年,也让祥子十分感慨。“母亲和大姨妈多年不见还一直牵挂彼此,而我们却没有珍惜父母在身边的日子,不能等到失去才后悔。”(楚天金报记者叶纯)

  大学生小余过了个特别的寒假—— 

  为让团聚久一点父母让儿子在家“打零工” 

  50天!这是大三学生余松最长的一个寒假。回家那天,他在火车上美滋滋地计划着自己的寒假生活:聚会、学开车……然而回家当晚,父母却给他上了一节“餐馆跑堂”课。原来,2015年初,父母开了一家小餐馆,他们想让余松去帮帮忙。

  寒冬里,余松每天7时起床,7时30分赶到餐馆。父母早已忙碌不停,把稀饭、包子等食品准备得满满当当。收拾餐桌、扫地、洗碗……一直忙碌到上午11时多,余松已累得腰酸背疼,而父母还要准备次日的食材,经常忙到晚上9时。

  想到父母一年到头每天都这么累,余松就劝他们早点歇业回家,休息几天。余松想,过年时父母不用一忙就是一天,有空坐下来可以喝杯茶,一家人好好聊聊天。

  正月初,余松陪着父母走亲访友。一年到头,不论是亲朋好友还是街坊邻居,大家都在忙活自己的事,过年了能碰个面也不容易。余松有点感慨,时间过得匆匆忙忙,把一些长辈变成了记忆里的片段,只有思念他们的时候,才能体会到爱和亲情的弥足珍贵。

  今天就是元宵节,余松也快要回学校了。妈妈说:“这个寒假你在家待的时间挺长的,要是再长一些就更好了,可以多帮我做点家务。”余松明白,以后能在家待的时间越来越少,父母开玩笑让他做家务,其实是希望他更久的陪伴。(记者李光正实习生李晓)

  上海白领小杨请年假回家陪父母—— 

  一家人温馨相处驱散失恋阴影 

  去年腊月二十八,30岁的上海白领杨甜(化名)回到鄂东的县城过年。头一年,因为忙于工作等原因,她没有回过家,所以这次特意请了年假,攒出两周假期就是为了同家人在一起。

  作为独生女,杨甜在上海工作的七八年里,越来越感受到爸妈在老家的孤独。所以,这一次回家过年,她给自己定的任务主要就是陪家人。两周里,她除了和闺蜜去了一趟高中的学校,就没有离开过爸妈。

  一家三口一起做饭、看电视、散步、跑步锻炼身体,杨甜感觉过得很惬意。晚上,她甚至还跟妈妈睡在一起,聊了很多心里话。

  由于远在上海工作,杨甜比较担心爸妈的身体状况。几年前,她买了跑步机送给妈妈做生日礼物。春节期间,每顿都吃美食,杨甜就和妈妈比着跑步减肥。亲朋好友到家里来,杨甜还跟着妈妈一起学“搓圆子”,热热闹闹地聚会。

  在这个家里,没有人对杨甜“催婚”,这让杨甜感到非常舒畅。实际上,去年杨甜遭遇了一场感情变故,她原以为,回家过年可能会面对尴尬的感情话题,没想到包括爸妈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提过。

  杨甜反倒关心起爸妈的生活来,既担心他们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又担心他们只有两人在家会孤独。“你们想不想让我回武汉工作?离家里近一点,方便些。”杨甜问过爸妈,没想到两位老人都说,如果她习惯了在上海,就不要轻易改变。

  “说实话,我确实不愿意离开上海,时间久了,习惯了。”杨甜说,爸妈的理解让她感到特别温暖。在离开家回上海工作时,爸妈对杨甜依依不舍。杨甜觉得,自己特别有精神,“元气满满,过去的不愉快全都被这两周与爸妈在一起的快乐赶走了”。

  (楚天金报记者李光正、实习生李晓)

 
0
>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热播视频
无标题文档
滚动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我们
鄂ICP备  05022490  鄂新网备 0101  网络视听节目业务 许可证号:190717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