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沙龙范>旅行
去云南诺邓 吃全世界最好吃的火腿炒饭
2017-02-17 15:24:00    国家地理中文网
  《舌尖上的中国》只用短短几分钟,便让诺邓风靡全国。然而我知道诺邓,远在很多年前,只是云南离我那么远,所以一直等到现在,我才有机会来探访它。

  诺邓火腿

  撰文、摄影:窦挺

  从我住的客栈阳台看出去,诺邓是这样的。

  诺邓是滇西北地区年代最久远的村落,也是云南省最早的史籍《蛮书》记载中,至今没有改过名字的村子,又称千年白族村。这里保留着大量明、清时的建筑,白族民居重视工艺精美,无论是著名的玉皇阁,还是民居,大都雕梁画栋,端丽讲究。

  清晨,太阳被山挡着,整个诺邓村,便笼罩在这样烟青色的雾霭中。

  诺邓村建在山上,平地很少,每家造房子的时候,都尽了最大的限度因地制宜,所以在这里,尽管房子看上去都规整秀丽,但其实各有各的不同,可以说,村里并没有两处格局完全一样的房舍。

  爬上村子对面的山坡,诺邓尽收眼底。

  在诺邓闲逛,其实就是两个字:爬山。石头台阶四通八达,这户人家的后院,就对着另一户人家的前门。在窄窄的巷子里走着,还经常要让来往的马匹先行。是的,村民们有很多还养马,我闲逛的时候,看到一个大妈背着一大捆干草,便问:这是背回去烧火吗?大妈答:喂马!烧火用柴禾!村子里有正在翻修房子的,拆下来的水泥砂石,都装在袋子里,让马驼下山去。走着走着,如果听到嗒嗒的马蹄声,就赶紧站到边上去让路吧!

  村道狭窄,经常要给干活的马儿让路。

  诺邓的民居一般都依山而建,正房耳房和前房均不在一个平面上,故而行成了四层错落有致的屋檐面,雨水从天上到院子的天井里,共要滴五次,所以这种建筑形式的四合院又称为五滴水。名称这样别致婉转,如果不解释,谁又能知道这里面蕴含的意思呢?

  五滴水民居

  一颗印民居

  而“一颗印”民居的基本建造规则为“三间两耳倒八尺”。

  正房三间两层,两厢为耳房,组成四合院,中间为一小天井,门廊又称倒座,进深为八尺,整体方形如印章,所以称“一颗印”式。中间为天井,多打有水井,铺石板,作为洗菜洗衣休闲的场所。大门入口处设木屏风一道,由四扇活动的格扇组合而成,平时人从两侧绕行,每适喜庆节日便打开屏风,使倒座、天井、堂屋融为一个宽敞的大空间。

  “一颗印”无论是在山区、平坝、城镇都适合修建,可豪华,也能简朴,千百年来,是滇西北地区最普遍、最寻常的平民住宅。

  诺邓以盐井为依托发展,曾经极尽繁华,这里的“茶马古道”,东向大理昆明,南至保山腾冲甚至缅甸,西接六库片马,北连兰坪丽江,四方商贾云集,曾一度成为滇西地区的商业中心之一。曲折的山路上,至今仍留有去往缅甸的古道。

  诺邓村现存最古老的建筑“万寿宫”,建于元代,当时是外省客商的会馆。

  这么热闹,当然少不了集市。可是村子建在这么陡峭的山坡上,哪来的大片平地可供集市铺开呢?别急,诺邓人可聪明呢,村西有一条长长的石头台阶,人们在台阶两边铺上摊子,热闹的集市就这样形成了——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台梯子集市。传说有年深夜,一头豹子下山来偷肉吃,跌下去摔死了,台阶有多陡,可见一斑。

  大名鼎鼎的台梯子集市。 

  玉皇阁

  顺着台梯子一直往上走,就到了村子的最高处,玉皇阁。说玉皇阁也不确切,因为这是三座连着的建筑群,除了玉皇阁,还有文庙和武庙。站在殿前的空地上,滇西高原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星星点点投射在地上。

  文庙里的孔子像。尽管云龙地处偏僻,但明清两朝还是文风蔚然。小小诺邓,是云龙县出进士最多的村,举人、贡生和秀才则不胜枚举。所以这样一个隔世的山村里,居然有文庙,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武庙,里面供的是关云长。

  玉皇阁前的“棂星门”,是滇西现存最大的古木牌访。

  玉皇阁前,艳丽的三角梅。

  空山寂静无人,只有庙前的空地上,传来隐隐的人声——这些建筑都年久失修,负责修缮的工人们在那里搭了工棚。天蓝得发黑,后山几棵枫树火一样的红着,一棵粗大的三角梅开满了花,斜斜地横向地面,似乎不堪那些艳丽花儿的重负般。

   三崇庙,就着树枝点烟的大叔。

  逛完玉皇阁,往下走一段再右转,就到了三崇庙。有几个老人在那里烧香拜佛,看到我闯进来,和善地冲我笑。院子里还架着柴和锅,烟雾缭绕,我猜他们是在这里做什么简单的法事。

  三崇庙

  这个庙要简陋得多了,大殿是敞开式的,一排神佛的脸都被熏得漆黑发亮。有个婆婆跟我拉家常,问我从哪里来,得知是上海的时候,又问:你们那里宽敞吧?诺邓多山地,婆婆这样问,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我忍不住笑起来。

  诺邓火腿

  我闲逛的时候,路过一户人家门口,场院上有简单的锅灶,一望而知就是用来煮盐的。主人见我好奇,就跟我聊起来:村口的盐井,如今是公用的,谁家制盐,直接用抽水机把卤水抽到家门口的大缸里,自己熬制即可。又指着前面的龙王庙告诉我,这里的龙王,是旱龙王,只管卤水——多么一厢情愿又可爱的说法!主人家的房子,虽然有点破败,却是四整的老式大屋,两层木楼,天井,堂屋,厢房,井然有序。堂屋里挂着几十只火腿,映着外面的日光,红彤彤一片,直让人咽口水。

龙王庙,这里的龙王,是旱龙王,只管卤水——多么一厢情愿又可爱的说法!

  我在沙溪的时候,去饭店吃饭,院子里挂着一排腌制的咸肉和鸡鸭鹅之类的干货。老板娘告诉我:这是特地托人去诺邓买来的盐腌的!这充分说明了诺邓盐在滇西人心里的地位分量。

  舌尖上的中国让诺邓这个因盐繁华到极致,又因海盐大量生产而尘封没落的千年古村,一夜之间重回世人眼中,火腿,成了几乎所有人来诺邓的一个念想。

  火腿的制作程序很复杂,将新鲜猪腿凉12-24小时,先在猪腿上抹一层诺邓产的苞谷酒,再均匀地撒上诺邓的盐,边撒边搓,最后把猪腿平放在木缸或大铁锅内,腌半个月左右,拿出后,再在外面涂抹一层灶灰和诺邓盐卤水下沉淀的稀泥,然后用绳子挂在阴凉通风处半年以上即可。腌制好的火腿外表看黑不溜丢,切开却是颜色红润,香气扑鼻。

  “我就是在大青树下的饭店里,点了一份火腿炒饭。”

  盐课提举司旧址。

  大青树是盐课提举司衙门旧址,那棵树,几人合抱那么粗的树身,树冠仿佛一把巨型的伞,枝繁叶茂,遮住了几乎半个场院。

  我在这桂花的清芬里,吃到了全世界最好吃的炒饭。

  跟大青树的生机勃勃比起来,老旧的衙门却仿佛没有了存在感,有的房舍已经被改造成客栈,红灯笼挑在阁楼上,廊下长长的红辣椒垂成串,还有几棵晚开的桂花。

  诺邓火腿炒饭

  我就在桂花的清芬里,吃到了全世界最好吃的火腿炒饭——火腿切成细细薄薄的丁,加蛋花和榨菜末,再撒一些细碎的葱花,火腿的鲜,香,咸,成了整盘炒饭的灵魂。吃了一口我就知道,不会再有什么炒饭的味道能超过它了。

  距离云龙县城9公里的天然“太极锁水”图。

  TIPS:

  1、在大理下关快速客运站坐车前往云龙,大约3小时左右到云龙县城,再换小三轮或摩托送到诺邓村,十多分钟就到,非常近。

  2、如果从其他县去诺邓,要提前打听好班车时间,云南交通不是特别便利,有的县和县之间,每天只有一班车,错过就要等第二天,或者大费周折才能到达。

  3、在诺邓时间多的话,可以去天池玩玩。

  4、诺邓客栈很多,吃住都不是问题。

 
推荐阅读
03.jpg
【数读新闻】拼搏赶超,建设新地标,武汉未来五年精彩目不暇接
 
02.jpg
【数读新闻】武汉长江中轴 未来世界地图上一道璀璨的景观
 
01.jpg
【数读新闻】2016武汉交通大数据出炉
 
sd-zfb.jpg
【数读新闻】支付宝发布2016年账单 武汉人均花近13万元
 
sd-wh5n.jpg
【数读新闻】武汉这五年···
 
zsdd.jpg
【数读新闻】王者归来,中山大道的涅槃重生
 
黄鹤云微信二维码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我们
鄂ICP备  05022490  鄂新网备 0101  网络视听节目业务 许可证号:190717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