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人>收藏史说
“秦皇汉武”时代国家祭天台重见天日
2016-12-08 12:07:00    北京青年报

  “秦皇汉武”时代如何举行国家祭祀活动?考古专家经多年野外考古工作给出了考古学答案:最近在陕西省凤翔县内发现了迄今我国时代最早、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功能结构趋于完整的国家祭天遗址,秦皇汉武等都曾亲自参与。专家表示,这是中华民族统一国家形成时期——秦皇汉武时代的盛世景观再现,对研究国家祭祀制度、中华文化整合发展和天人合一等思想理念的古今之变,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和时代价值。点击进入下一页

  遗址总面积470万平方米

  这处命名“雍山血池秦汉祭祀遗址”的遗址位于陕西省凤翔县柳林镇辖内,其地东南十余公里处为秦国故都雍城遗址,整体可见处于雍山浅山地带的山梁与山前台地上,地貌沟壑天然纵横,植被浅草丰茂,遗址区域主要处在呈东西排列、南北走向的三道峁梁及其阳坡上,总面积达470万平方米,在世界范围内的祭祀遗址中十分罕见。

  主持考古工作的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田亚岐介绍,在多年寻找秦都雍城祭天遗址的思路下,考古重点放在了雍城遗址西北山地之上,才发现了重要线索。经国家文物局批准,今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国国家博物馆、宝鸡市考古研究所和凤翔县文物旅游局等展开考古发掘工作,目前已确认相关遗迹包括各类建筑、场地、道路、祭祀坑等3200余处,在许多方面都取得了重要收获。

  记者发现,在数量密布而种类多样的大小祭祀坑之中,考古发现了马、牛、羊的牲肉埋葬坑,以及不同形制的“车马”祭祀坑。初步统计,目前在各类祭祀坑中已出土器物2000余件(组),主要有玉器、青铜车马器及小型木质车马等,都是专门用于祭祀之物。

  首次发掘秦汉国家祭天台

  让人兴奋的是,本次考古首次发掘出了西汉早期的国家祭天台。考古表明,这处建筑整体为圜丘状,通高5.2米,基座直径23.5米,从其顶面迹象和周围出土的秦汉时期等陶质屋顶建筑构件判断,其外围有一个圜状围沟,整体呈梯形,上下口宽5至4米。围沟之外,则有三重递降的台阶平地,临近的踩踏面十分坚实,勘探时发现从不同方向通向夯土台的多条通道,这与已知文献中秦汉时期的国家祭天台——“畤”(古代祭祀天地及五帝之固定场所)的条件完全相符。

  田亚岐说,首先是其选址完全符合在“高山之下,小山之上”的地貌,而且它也具备“封土为坛、除地为场、为坛三垓”的形式和规模。同时,发现的通道遗迹很可能与当时不同身份等级参祭人员行道不同有关,也即文献所载“神道八通”,犹如今天北京的天坛一般。

  秦都雍城存在悠久的祭祀传统,秦国在这里承续周朝创制了畤祭(祭祀四方的帝)传统,汉人承之。考古发掘的遗址具体是雍畤的哪个畤呢?根据出土器物类型学等研究,专家们综合判断这处祭天遗址应是汉高祖刘邦在原隶属秦畤基础上设立的北畤,汉以五德学说中的黑为尚色,专门用于汉王朝祭祀天地及黑帝的固定场所。至汉武帝祭祀时因人主张近都城,才渐渐迁到汉长安附近。

  祭祀文化更突出天的理念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教授李伯谦说,从南方良渚文化到北方红山文化,祭祀一直是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之一,但夏商周时期的祭祀或因形式与位置的变迁等一直没有重要发现。如今,凤翔雍畤的重大发现,是我国目前所见从春秋战国到秦汉大一统国家祭祀活动的最重要物质载体和实物体现。

  在世界范围内,祭祀一直是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之一。与古代埃及等其他文明祭祀某个神明显不同,中华文明的祭祀文化更突出天的理念,祭天即是祭地、祭人,祈望天、地、人在自然环境或生态系统中和谐共生。

  祭天是中华文明的特质之一。著名考古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前所长刘庆柱考察认为,如同凤翔血池祭祀遗址一般的大规模国家祭天活动,在其他文明中往往难以想象。

 
推荐阅读
03.jpg
【数读新闻】拼搏赶超,建设新地标,武汉未来五年精彩目不暇接
 
02.jpg
【数读新闻】武汉长江中轴 未来世界地图上一道璀璨的景观
 
01.jpg
【数读新闻】2016武汉交通大数据出炉
 
sd-zfb.jpg
【数读新闻】支付宝发布2016年账单 武汉人均花近13万元
 
sd-wh5n.jpg
【数读新闻】武汉这五年···
 
zsdd.jpg
【数读新闻】王者归来,中山大道的涅槃重生
 
黄鹤云微信二维码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我们
鄂ICP备  05022490  鄂新网备 0101  网络视听节目业务 许可证号:190717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