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人 >艺术大家
有声读物:音乐专题——《唱千年古人,觅当代知音》
2016-06-21 09:34:00    武汉广电

武汉音乐广播 音乐专题

 

 唱千年古人,觅当代知音

  

  【赏析导读】琴台觅知音的故事流传千年,用歌剧的形式将该故事重新进行演绎不太容易。大型原创歌剧《高山流水》是武汉歌舞剧院近30年来首部原创歌剧的第一声初啼,是一次大胆尝试着力突出“楚地原乡特产”独家味道的全新演绎。 

  音乐节目《唱千年古人,觅当代知音》从故事改编和音乐特色入手,对歌剧《高山流水》进行了剖析,结构严谨,角度精辟,夹叙夹议,集知识性与趣味性于一体,引领听众用全新视角去品味新歌剧的独特魅力,去解读“知音”的深刻含义。

  请听音乐专题《唱千年古人,觅当代知音》,评武汉歌舞剧院歌剧新作《高山流水》。

  高山流水,伯牙子期,知音难得,摔琴永祭。2014年6月15日,大型原创歌剧《高山流水》藉琴台大剧院首轮首演,这是武汉歌舞剧院近30年来首部原创歌剧的第一声初啼。在同类题材的文艺作品中,该剧独辟  蹊径,独具一格,是一次大胆尝试着力突出“原乡特产”独家味道的全新演绎。

  人 物 篇

  【歌剧《高山流水》开场童声伴唱】

  歌剧《高山流水》剧本取之于冯梦龙的《俞伯牙摔琴谢知音》,从春秋百十余字的典故,到明代不足万言的白话,编剧黄维若借鉴屈原楚辞文法春秋笔法,按照歌剧章法音乐语法,将其改编成一部演出超过两小时的正歌剧。楚辞里,天地神灵山川万物,成为人们情感与内心交流的对象,全剧以神秘通灵同时又美丽奇特的情境来描摹人物内心,并建立起特殊的人物关系,“无中生有”出三位女神、二座王宫、一位母亲,脉络清晰流畅,人物形象生动鲜明,令人拍案叫绝。

  原本冯梦龙笔端只有“善鼓琴”和“善听音”的两个男人一对好兄弟,编剧黄维若凭借自己丰厚的知识积淀,大胆想像,别出心裁,先是营造了司音乐的女仙玉衡(女高音)点拨伯牙(男高音)的场景,然后虚构了“高山”(女中音)、“流水”(女高音)两个代表大自然的女性,继续点拨尚且懵懂的伯牙【歌剧《高山流水》:女中音“高山”、女高音流水的出场唱段】。樵夫子期(男中音)适时出现,道出伯牙琴曲的奥妙,伯牙发现这个村野之夫竟是他难得一觅的知音,二人认作兄弟。由此,歌剧中男女四个声全部齐整。【歌剧《高山流水》中人物出场唱段:分别由不同声部的唱段来表达的伯牙、子期、女神玉衡、流水、高山】

   冯梦龙笔下的伯牙,在晋国仕至上大夫之位的楚人,既奉命出使又返乡省亲,公私兼顾一举两得,楚王则以礼相待“赠以黄金彩缎高车驷马”。所谓“难觅知音”,为了突出这个“难”字,编剧笔锋如练特意编出楚晋两国王宫两场戏:楚王崇尚暴政武力强权,鼓吹征战杀戮血腥,责难伯牙琴音温吞绵软,无法彰显王权的威力【歌剧《高山流水》:楚王宫里的音乐表现出截然不同的音乐风格】;晋王沉湎酒池肉林美色,荒淫无耻奢靡享乐,讥讽伯牙琴音清淡寡味,无法表达人生的欢愉。于是,第二场楚王宫里的男声合唱,第四场晋王宫内的女声合唱,演化出气质性格大相径庭、情调色彩对比鲜明的“戏剧冲突”,为伯牙在汉江之滨邂逅钟子期而成就一段千古佳话埋下了伏笔。【歌剧《高山流水》唱段赏析:楚王宫里,楚王与伯牙出现了争执】

  冯梦龙写到伯牙子期相约翌年中秋,突现凶兆弦断心惊时,伯牙问路寻踪,与子期之父不期而遇。在歌剧舞台上,老叟变身老妇,伯牙船上静候钟母如约而至,一个母亲的哭诉,更富于情感的张力、角色的魅力,大大增加了悲剧性的艺术感染力。【歌剧《高山流水》唱段:钟子期的母亲的精彩唱段】

  《高山流水》充分展示了编剧黄维若丰富的想象力和超凡的创造力,他的文本为音乐提供了自由舒展的写作空间。全剧文辞美丽优雅极具文学性,诗意的叙事和抒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看远浦荻苇如雪,听木叶摇曳秋风”、“紫黛苍翠尽染层林”,佳句妙语俯仰即拾。“巍巍乎志在高山,汤汤乎志在流水”,“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山野之间也有知音”,原著与楚辞的借鉴化合也时有神来之意、点睛妙笔。

  音 乐 篇

  音乐上,歌剧《高山流水》以中国民族调式旋律与和声为基调,采用调式交替与和声替代音,突出风格化与个性化,音乐极富亲和力、可听性。

  作曲家莫凡,从大量的楚晋两地民间音乐素材里,提炼萃取有机活化元素,用于点染、渲染出相应的地域文化色彩与人物性格气质。例如,第二场楚王宫,两个倡优的腔调,绝对是楚地民间小调的基因变异活态呈现。【歌剧《高山流水》唱段欣赏:楚王宫两个倡优劝诫楚王的唱段,极具有楚地小调地方特色】

  歌剧《高山流水》精彩奇异的角色唱段屡见不鲜。

  莫凡为伯牙和钟子期谱写的咏叹调、咏叙调及重唱,无疑是全剧的核心。伯牙和钟子期,从相遇相识到相知相交,全在这场戏里。伯牙的内心独白:“哦,我是这样的孤单,我是这样的凄惶”令人动容;钟子期舒喉放歌第一句:“啊,这是什么声音?”令人神往……这场戏里咏叙调、宣叙调式的人物问答对话交流,写得十分流利顺畅,好似行云流水,恰如顺水推舟,而且,戏感十足。【歌剧《高山流水》精彩唱段赏析:伯牙与子期的相遇唱段】

  伯牙发现这其貌不扬的樵夫竟然真的是他的知音,于是俩人结拜为兄弟,伯牙欲邀子期同去浪迹天涯,子期告之家有老母需他照料。俩人惜别,相约明年中秋此地再见。这一大段戏,音乐流畅,情节递进,兄弟般的情谊,得一知音足以的感叹。唱到戏剧的高潮,子期唱的“欢乐歌唱”和伯牙唱的“他懂我的音乐,他懂我的心灵”都在高音区结束,都赢得了观众热烈的掌声。而后的二重唱,又是那么熨贴、融合、此呼彼应、水涨船高。而在二重唱的结尾,却是峰回路转——俩人不能同行,只能一声长叹再相约,来年此地此情景,八月十五为你再奏琴。【歌剧《高山流水》唱段赏析:伯牙子期结拜为兄弟,并相约来年中秋之夜再相逢】

 

  第六场“招魂”颇具仪式化,足见莫凡浓墨重彩笔锋劲道:伯牙受到晋王羞辱后离去,去汉江之滨的山水之间再会子期,得知的却是钟母(女中音)带来的子期病故的消息,悲从中来,他更感知音难以再觅。在这里,男高音与混声、童声合唱形成对峙与重叠,个体悲怆的哀鸣与群体冷峻的呼号,穿插交织互动感应,音乐,从感心动耳不断引申延展,最后凝聚成感天动地的力量。 “招魂”大合唱成了伯牙和众人唱给子期的挽歌。【歌剧《高山流水》唱段赏析:为钟子期《招魂》唱段】

  武汉素有“知音故里”之美誉,高山流水千古佳话,汉江之滨琴台闻音。继1985年创演歌剧《郑和》,武汉歌舞剧院再无歌剧新作后续。武汉争得2014年第二届中国歌剧节举办城市,歌剧《高山流水》给武汉带来了什么?置身其间的人可能已有所感悟,但置身其外的人则似还未必清楚,它的继续前行注定还有困难,然而,这是一部可以演遍世界的中国歌剧!

  听众朋友,刚才您听到的是音乐专题《《唱千年古人,觅当代知音》,评武汉歌舞剧院歌剧新作《高山流水》。感谢您的收听,再会!(作者 高梦)

 
推荐阅读
网络药品.jpg
【新闻早报】网上药品零售试点结束 第三方电商平台停止售药
 
sd-ad.jpg
【数读新闻】武汉经济动能转化加快
 
马拉松奥运会.jpg
里约 | 中国马拉松奥运会主力队员
 
武汉夏天.jpg
【数读新闻】江城独家记忆之-老武汉的夏天
 
藏趣志.jpg
【藏趣志】世界上最贵的十张肖像画 来看看都有谁
 
QQ图片20160715113009.png
军歌唱响江城——武汉市首届市民军旅歌曲演唱大赛
 
黄鹤云微信二维码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我们
鄂ICP备  05022490  鄂新网备 0101  网络视听节目业务 许可证号:1907177
   All Rights Reserved